>>文化成果

 

薪火相传,家风永存

 

供稿:黄作培
 

  一个党党风不正,导致党的政治腐败;一个国国风不正,致使国家没落;一个家家风不正,乃至家庭衰败不振。
  常言道:学有学规,家有家教。无规矩不成方圆,就是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是民族处于不败之地之根源。家来自于族,族自有纲,不妨节录古代几段:
  一、族人或读、或耕、或商、或贾、或习艺业。凡在正途者,听其自便,不准托身不见,有沾家声。如有故违,有父兄者责其父兄,无父兄者责其本身也。
  二、族人均宜痛痒相关,无分彼此,无分强弱,有强暴弱,上事公同处治。
  三、族中子弟勿宜教以义,方如横暴忤逆者,公同重处。
  四、族中子弟不受约束为非作歹,大千法纪者公同鸣官重处。
  五、族中雀角只许鳴族理处,不得辄与讼狱。如故违者,先以家法重责,然后问责。
  六、族中事件,即经族长族众公同理处,自无不公之理。如理处后尚敢呈刀不服,公断者即以不受约束之例重责,更有断后复敢兴讼狱者,公请国法惩治。 族纲各宜遵守。上对祖宗,勉为继体之肖子,下对后嗣,期为垂裕之全人。祖灵有知,必默慰而锡以厚福。
  仅从修谱一事就能看出该家的家风如何。我县曲水乡龙家沟一支黄氏入川单传三世,五、六世乏嗣甚多,唯第七世黄文贵(1816—1878)一人繁衍至今,该公墨谱序曰:“……今已子孙众多,同源异流倘不细加考察研究各房世系,详考九族苗裔,久而久之不分亲疏混乱之处耳。于是便查老祖坟山,对照经诞簿,备尝辛苦,累易葛裘,始成卷碟。以启后坤,唯体前人之功德,效前人之行为。敦伦食己,仰不愧其父母,俯不负于妻室,吾天所生,笃宗族以昭雍睦,是诚余之孚望也!” 继之其孙黄兴科(1895—1957)不惜重金1945年续谱道:“……唯前人三代单传,三还梓里,幸能独子成群,克昌阙后,光辉门第,继继承承,本克百世不易,庶当万古常新,有莫知致而致者,莫知为而为者。有祖先积德累仁,天使其然也。至若仿照欧氏成例,一切尊宗敬祖,昭不混穆,单不凌长,远者近、疏者亲、散者聚、离者合。” 曾孙黄顺祥时年72岁1997年曰道:“修造谱书胡为如此,其急而不可以稍缓也,诚以晚近以来,人伦丧败,风俗浇禹,人各一心,心各一性,心性不一,虽仲伯季昆,逐成一盘散沙,若果长此以往,则亲者不亲,疏者愈疏矣!倘不以亲亲之谊范围之,上无以志一姓之渊源,下不以分百年家支派,思之隆杀不知,服之轻重莫辨,蔑祖忘宗阙害大矣。”玄孙黄世文(32岁)不懈努力,自筹资金,付梓族亲。200年间四代薪火相传,承前启后,好的家风影响了数代人。黄世文经过自己努力,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也走上了领导岗位。儿子自然地叩响了高等学府之门。
  以上事例却为不少,可歌可泣。但从今天的角度,人们学习的时间还是太少,沉溺于享受,若把有限的精力放在忠、孝、悌、信、礼、义、廉、耻的实际行动中去,家风代代相传,我中华民族何不更强大、更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