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成果

 

黄氏文化在哪里

 

供稿:黄继韬,黄世江
 

  文化是物质财富与精神文明的总和,是文治与教化。文化不是“文”和“化”的简单叠加,却是“文”与“化”的有机结合。“文”的本意是彩色交错,花纹斑斓,《易·系辞下》云:“物相杂,故曰文。”引申为有文采,有品质,有思想,有内涵,包括文艺典章、礼乐制度等。“文”与“蛮”是相对而言的,“文”是美和善的载体,美好的东西,很容易吸引人、感染人、影响人、迁化人。“化”的本意即感化、迁化、教化。《说文解字》里说得好:“化,教行也。”文化正是通过“文”这种宝贵的正能量对人的感染与教化,“化”其言谈举止,修身齐家,憧憬事业,改善村落风气,优化宗族风俗习惯,传承与发展中,是为黄氏文化。

 

那么,黄氏文化在哪里?

 

  黄氏文化是一条源远流长的文明之河。它从远古浩荡而来,并向未来奔泻而去。我们沐浴在黄氏文化浩瀚长河的某一流段之中,依靠历史,憧憬未来,江夏文化研究中心的任务之一就是在回答黄氏文化的“去今来”问题。
  文化跟你的地缘面积没关系,跟你的历史功绩没关系。文化只跟你的力量,跟你的胸怀,跟你的气魄有关。黄氏文化有几千年的璀璨,也有数不尽的坎坷,但是我们不应该因此就迷失了自己,过度地自卑或者过度的自大。我们今天谈黄氏文化,黄氏文化到底从哪来?优秀的黄氏文化就从你我中来,黄氏再多也不过是由千万个你我组成的,我们什么样儿,黄氏文化就什么样儿。黄氏文化在哪儿?在你我脚下,在你我心里,黄家人走到哪里黄氏文化就在哪里。什么是黄氏文化?我相信只要千万个你我有文采,有品质,有思想,有内涵,,黄氏必然有文化!

 

黄氏文化在历史中,典籍里

 

  历史越是古老悠久,文化便越是深邃悠长。文化是一条激荡在人类历史中湍流不息的长河。《论语·八佾》:“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文献”之“献”古作“贤”讲,所谓无贤不成礼;现在则不妨把它当成文献典籍来解。只有历史留存下来的文献典籍,才能作为文化曾经存在的凭证和依据。
  据乾隆三十三年《独山州志》和1802年黄泰勋所著《黄氏家乘》记载:黄姓进住独山后对当地的经济文化做出了突出贡献,有黄金鼎所作梅花诗120首流传甚广,施教众人,脍炙人口,意义长远;有黄理中义修黄家桥等多座路桥,化险阻为通途,并义修紫泉书院教化夷人,为地方经济和教育做出了重要贡献;还有黄琼中举擢任江苏海安知县,口碑良好,多有惠政。
  诸多历史事迹、宝贵的典籍文物凝结而成的黄氏文化,始终激励黄氏后人孝义有为。局限于当时文化的收藏和传播方式的单一,宝贵的典籍文档文物收藏于独山县黄氏祠堂中。天又不测,祸在旦夕,在震惊中外的黔南事变中,这些珍藏典籍顷刻间毁于一炬。在日寇野蛮的铁蹄踏进独山,战火烧到黄氏祠堂的时候,有一位老人用自己的身体贴身守卫黄氏文物典籍,终与宗祠一同化为灰尽;他就是我族独山宗支九世黄如成老人,他以身体以生命守卫先祖宗祠、守卫文物典籍的英豪壮举,堪称孝义有加。在被损毁的家园里,荒凉的土地上,还有这样一位老人,在那个年代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凭借双足走遍独山及周边县市,千方百计收集残存的文献资料,又一次编著了黄氏家谱。他就是黄氏家族独山宗支十世黄仲才老人。即使是凝固的历史,亦需要文献典籍来佐证,更遑论其他!此谓之其来有自,良有以也。

 

黄氏文化在生活中,细节里

 

  我们所谓当下文化的全部意义,就体现在人们日常的生活、工作和活动中,以及大大小小的事情里。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事儿。我的故乡岩花寨,在2004年以前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寨,全寨60多户黄氏族亲世代在这里生产生活。那时候,我们寨子可以说是一盘散沙,找个组长都要到隔壁村去请人代管,人心涣散,大家眼睛里只有自已的那一亩三分地,进寨子的唯一一条泥巴路每每遭遇下雨天,举足难行,实在艰苦。寨子的现状与邻近村子发展的巨大反差让我深受感触。
  2004年秋,我决定先从解决路的问题入手,一户户做思想工作,最终按人头每人出资18.4元,再到当地政府讨要一些,共筹集到资金8903元;加上动员大伙投工投劳,把进寨子的1.5公里主干泥巴路改建成碎石路。从这件事情开始,全寨的老老少少对集体公益事业开始有了新的认识,在随后十年的时间里,我先后组织大家引水修路、修撰族谱、重建祠堂和建文化广场,村民累计筹资达107万元,我们向政府向爱心人士筹集到的各种资金达24万元,这其中含我们省宗亲会的2.3万元和平塘宗亲联谊会9400元。寨子专门成立有财务小组,十二年来的资金往来一目了然,清清楚楚。
  如今的岩花寨,村容整洁,人丁兴旺,鸟语花香,阡陌相通,远近闻名。很多村寨派人到岩花参观学习寨子成功发展的经验。寨子里的父老乡亲在生活质量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思想也从最初的被动接受到主动作为,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遇到再大的困难都不是事儿了。团结协作、勤劳勇敢是岩花黄氏精神,是体现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黄氏文化。黄氏文化在传承中,发展里。
  文化具有多向性和多面性,既有物质性,也有精神性;既是固态的,也是动态的;既有过去时,亦有现在时、未来时;既要传承它,更要创新发展她。然而,任何一种文化一种文明都不可能割断母体的脐带凭空发展,故学习、研究和继承黄氏文化,是开拓创新未来黄氏文化的重要途径。
  我的家在独山县拉林村岩花寨,岩花寨原名“槐花寨”。相传,在清朝初期,居住此地的黄氏家族子孙满堂,家业兴旺。先祖非常喜欢栽花种树,房前屋后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尤以一株槐树最负盛名。此槐树高耸云宵,能远眺紫禁城,四季花常开叶不落,前来观花的人络绎不绝,寨子因此而得名“槐花寨”。此事一传十,十传百,最终传到了京城皇帝的耳中,皇帝于是下旨将这株槐树枝不伤叶不落地运到京城。此去京城千里之遥,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这件差事,先祖无奈,只好忍痛割爱砍掉了这株槐花,并向皇帝复旨没有人们传说的槐花树,不过是岩上开花马生角。从此,“槐花寨”就变成了今天的“岩花寨”。美丽的传说已成岩花黄氏经典文化的一页。
  岩花黄氏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岩花黄氏宗祠于2013年建成,即是贵州省江夏文化研究中心独山分中心之所。宗祠建成以来,每年冬至,县内外黄氏宗亲齐聚岩花举行隆重的祭祖祭祀活动,表演渐次失传的“上刀山”、“下火海”等文化表演和现代歌舞,表演相映成趣;饮食上有独特的“岩灰豆腐”和“黄氏家酒”。还有独山黄氏文化奠基人黄金鼎、海安知县黄琼、修桥兴学黄理中等名人故事和很多有趣的历史传说。
  现今,“槐花古寨”正在顺应时代的发展,岩花寨立足“美丽乡村”,以“槐花古寨”为主题,围绕“旅游观光、休闲养生”做规划,以打造“江夏文化”、“生态百果园”、“四季花海”、“农耕体验园”为载体,建成集“吃住游、娱乐购物”为一体的“美丽乡村”综合体。
  正是由于有《易》的“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和“凡益之道,与时偕行”,后哲才会创造出“穷则思变”和“与时俱进”这两个颇具时代色彩的新词。俗话说,往来成今古,无古不成今。庄子亦云,“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未来文化要想创新和发展,必须把根深深扎进传统文化营养丰厚的土壤中,只有根深才能叶茂,没有博大何来精深!
  泰山不却微尘,固能成其大也。黄氏文化的健康发展,不应拘泥于弘扬黄氏先祖文化一端,要敞开胸襟,面向社会面向未来,汲取一切给黄氏文化内涵的营养。探寻黄氏文化在哪里,是为了追寻黄氏文化的经典,探求黄氏文化的价值所在。文化是我等前进的灯塔,言行的指南。先祖善用“仁义”化人,“孝悌”传人。“仁者,人也”,做人就要有个人样;“义者,宜也”,做事必须做“应该”做的。盖“孝悌”为“仁义”之开源,达道之根本。俗话说:“百行之首,以孝为先”,孔子亦云:“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与”。“孝”是中国文化最深层的基因,也是黄氏宗族最根本的行为。历史上的黄姓孝子不胜枚举,在古“二十四孝”中,黄姓就占有两名:扇枕温衾的黄香和涤亲溺器的黄庭坚。
  黄氏文化的本体和本质在于“文”,它的作用和意义却在于“化”。教化可以美风俗。有道是,化当世,莫若口;传来世,莫若书。还说,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不仅好书可以迁化人,好人更能影响人。所谓文雅与文明,就是文化“化”的结果。一个人的文雅与文明程度的提升固然重要,然而更重要的却是黄氏宗族素质和觉悟的整体提高,这便是黄氏文化的经典和价值所在。优秀的黄氏文化应该作到:对内,宗族安居乐业,长养子孙;对外:宗族不仅能创造剩余社会财富,造福一方;还能传播优秀文化价值,为国家社会发展助推动力。我想,我们在做,而且无数黄氏儿女始终在努力。
  我刚才阐述了我理解的文化标准,那怎么才能成就文化的发展呢?在最后,我想引用大型记录片《大国崛起》当中的一段旁白来阐释发展黄氏文化的思路和建议:一个懂得尊重思想的民族才能产生伟大的思想,一个拥有伟大思想的国家才有可能拥有不断前行的力量!优秀的黄氏文化,有实力、有胸怀、有气魄融入建设国家的趋势潮流并将走向更加璀璨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