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成果

 

家乡的思念

 

供稿:黄灿平(山桂黄氏二十二世孙、顺字辈)

日期:二零一六年五月


         是灿烂的杜鹃花开满山间,
         还是矫健的布谷鸟飞向天边?
         是弯弯柳树下的人儿,
         还是傍晚田野上的炊烟?
         啊!
         是老父亲撒下金黄的稻种,
         轻轻种在我的心田,
         慢慢长出嫩嫩的思念。


  

  梦里家乡,田野、小河、青山、明月、炊烟、同伴,你在哪里?我从何处来,我到何处去?我为什么姓黄?我的祖先是谁?我的字派是什么?我们很多人在寻找、在询问、在探索,在寻找着昨天的灿烂,在书写着今天的奋斗,在期望着明天的辉煌。
  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曾记得儿时的我,每年大年初一的早上,跟着父亲到杉园坡给嗲嗲娭毑拜年,清明节前扫墓,中元节前在水边烧纸。虽然我没有见过自己的嗲嗲娭毑,但在父亲的叨念中,依稀觉得并不遥远,就在昨天。曾记得儿时的我,每年大年初一的下午,冒着凛冽寒风或者大雪,到叔嗲嗲、叔娭毑或者是伯伯、叔叔家拜年,记得港那边八头湖的七叔嗲嗲,石坡子的庾梅三嗲,黄家桥头更多了,只记得大六房,小六房……,家家拜到,叔嗲嗲、叔娭毑、伯伯、叔叔们都夸我懂事,我听了夸奖心里比蜜还甜……。曾记得儿时的我,父亲给我讲“认祖诗”:“策马登程出异疆,任从到处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荐祖宗香。但愿苍天垂庇佑,三七男儿永炽昌。”使我认识到黄氏家族的伟大。
  现在距离1913年修谱的时间已经100年多了,时间太长、太久,相隔四、五代,有些没有看见过,甚至有些没有听说过祖先的名字,老传统没有了,记忆已经断线,印象已经模糊,家族已经远去,血缘已经淡化,亲情已经了了,相扶已经没有,还剩下了什么?还记得了什么?
  为了历史,为了今天,为了子孙,为了联系黄氏宗亲,黄氏先后成立了世界黄氏宗亲总会、湖南江夏文化研究会,着力研究黄氏历史,编辑黄氏族谱。当前正逢太平盛世,习近平主席主政,提倡留住乡情、记住乡愁,我们很多朋友的家族都在群策群力、轰轰烈烈修族谱,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分工明确,组织有序,已经成功编辑出版了各自的黄氏族谱。
  自民国二年黄起元等二修山桂黄氏族谱一百多年以来,经过战争、自然侵蚀和政治原因,宗庙、家谱很多被毁,也有部分宗亲顶不住如泰山般的压力,焚烧、丢失、遗弃族谱、造成二修族谱存世很少,加之家族五、六十年没有聚会,大部分宗亲已经失联,很多几十年的同事、同学、战友、朋友都只知道姓黄,但是都不知道是宗亲,是一个祖宗的子孙。但是小洞的黄顺来家几代人即聚字辈的黄冬生、黄春生、黄菊生,顺字辈的黄顺来,他们顶住压力,想尽一切办法保留了一整套较完好的族谱,他们也保持了每年六月六日晒谱的习惯,才使得族谱避免虫蛀鼠咬、潮湿霉变的危险,才能完好的保留至今;黄德平家族是江背五美万古桥人,1958年迁徙江西,其父亲黄九如为了让子孙后代记住故土、记住祖先的桑梓之地、记住亲人、记住自己的根,叫他们带走了族谱,至今他们还保留着族谱;还有山冲塘的黄福奇(聚字派)保留了民国二年和三十八年增修的部分族谱;葛家分支的黄长根(聚字派)也保留了部分。他们为我山桂黄氏做了很大的贡献,这次重刊,很多缺失的地方和缺页,都是按照黄福奇、黄长根特别是黄顺来保存的族谱校正的,山桂宗亲感谢你们,记住你们,家族历史也会记载你们。
  近几年来,我们兴富公山桂支也在积极准备,2011年我为了找到我的祖先、我的家族,我到鹿芝岭、乌龟山、大托铺、谷塘、广东吴川等等地方调查,并且撰写了《湖南长沙西塘塅黄氏之源初探》,发表在黄氏宗亲网上,黄龙生等很多宗亲看了后与湖南江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黄滔(兼黄氏宗亲网站长)联系,找到了我,酝酿修谱,但是当时我们无从下手。因此我到处收集资料,终于在上海图书馆找到了族谱(湖南省图书馆有但不复印),耗资2600余元,复印了1到15卷的内容(其中2卷缺后面一部分,16-18卷全缺。我到湖南省图书馆手抄缺少部分,没抄成功,据说已经无法翻阅,拒绝拿出库来,并且省图书馆缺少第3卷,我已经将本册复印件捐赠给湖南省图书馆)。我用半年时间,日日夜夜,加班加点,终于整理出电子族谱。从族谱上使我了解很多善化县的地理、历史,根据这些资料和黄福奇提供的材料,我撰写了《家乡的干杉树》,在网上发表,点击超过3万,受到好评。从族谱上,我找到了祖先迁徙的方向和地方,自我一世祖辛四公迁湖南善化县鹿芝岭,生子仕雄。二世祖仕雄生子三:兴富(居山桂)、兴贵(居坪上)、兴旺(居河头)。我山桂支三世祖兴富迁西塘塅,再迁黄桥头,后开枝散叶,各房分别迁长沙市、干杉(八头湖、山冲塘、塘荷、乌龟山、家善塘、中大屋)、谷塘山桂市(东风、渔塘、纯塘)、江背(藕塘、洞井、万古桥、乌川)、浏西(葛家、小洞)、小望城坡、平江龙门厂、株洲交通、汉寿南堤等。通过这些地名找到了谷塘东风的黄兴、黄端秀,五美卫生院黄志伟、长沙县一中黄齐云、江背乌川的黄建刚、黄端辉等等。2015年上半年,经黄皓东联系聚字辈黄翼良,于7月6日成立湖南江夏文化研究会山桂分会暨长沙山桂黄氏三修族谱筹备会,理事长黄翼良,理事黄龙生、黄家灿、黄端秀、黄端辉,黄端辉兼任秘书长。
  积极准备修谱的还有黄家桥头支的黄龙生、黄家灿、黄天成,德罗冲支的黄福奇,谷塘支的黄俊琪及黄富云委托的黄端秀,乌川支的黄端辉、黄军武和黄婵,还有很多宗亲都在积极筹划修谱。特别是黄家灿在六、七年前就在编辑他们支的家谱,已经用资万元,近几年从广西南宁开车回长沙,协助组织采访收集族谱个人信息资料,几乎平均每个月都回了长沙,自己还捐款1万元,并且组织宗亲捐款;黄福奇、黄天成两人年事已高、身体多病,还积极组织本支宗亲开会,上门采访;黄龙生七十多,经历的事情多、记忆力强、精神好,到谷塘、洞井、万古桥、梅花、乌龟山、长沙联系宗亲,他老两口没有经济来源,靠儿女赡养的情况下,省吃俭用,支持修谱5千元;黄端秀,外嫁女,黄花高岸刘光辉的夫人,她遵照父亲黄富云的嘱托,为了搞好修谱事情,她不仅积极上门宣传修谱、采访家族、收集信息,而且捐款1万元修谱,受到家族长辈的赞扬;黄端辉,年轻人,对家族事业忠心耿耿、有着很高的热情,记忆力好,早年看过族谱,家族轶闻知道很多,是年轻人中热心族谱工作少有的代表,他已经用了两年的时间骑摩托到过很多长沙县的宗亲,到过浏阳、株洲寻找,也和我、黄浩明、黄胜一起到平江龙门厂寻找;黄翼良、黄俊琪,老村干部,工作繁忙,也积极组织宗亲登记并且分别捐款;黄跃云,企业家,经济上不遗余力大力支持修谱工作;黄向荣,企业家,参加理事会的组织工作,出钱出力;江西铜鼓的黄德平,每年回乡祭祖,捐赠了铜鼓黄氏族谱一套,还打算捐款;还有洞井的黄忠于、河南的黄顺罗、浏阳的黄来清、黄长发、黄厚成等等打算捐款;公职人员黄灿平、黄皓东、黄军武、黄经武、黄广平、黄伟波、黄志远、黄旭明等等都愿意捐款,出力和捐款意向的人很多,不能一一列举,人员和准确数额以三修族谱记载为准。
  有大量宗亲的大力支持和大力配合,三修族谱一定成功,也欢迎各位宗亲不计报酬、热心公益、自愿为家族服务。但愿全体宗亲聚集在一起,完成三修族谱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