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成果

 

从中湘黄氏八修族谱论我族支派分析及其兴衰

 

供稿:黄常琦


                七百春秋家族史,析分支派有兴衰。
                沉浮脉络书中理,骤散因由句里裁。
                过境涓江风雨袭,无情衡岳雪冰来。
                苍天不惜穷人命,血泪斑斑字字排。

  

  凡一族一派一支,由考妣始祖两人始,一代传一代,由少变多,渐分支派,细分裔枝。如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其中也有粗壮与细弱,还有兴盛与衰落。余从我族八修族谱(参考七修)中,作了系统研究。现将析分结果,报与族人。
  我族从始祖惟瑕府君,王氏夫人起,经元朝、明朝、清朝、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五个时期。到现在约六百七十多年。至民国十九年止,八修族谱。从一修至四修,是全体惟瑕祖后裔共同撰修的。其实也只有第二代高申、高盟兄弟之子十一个兄弟中,时衡,时嗣,时广三人之后裔入谱。高申之子时杰,时显,时达,时传,时习,时章,不知所终。高明之子时文,随母改李姓,时乐公,不知去向。第三代之三公后裔,共同修谱从一修至四修。第四代按派序是继字;第五代是胜字;第六代是弥字;第七代是文字,第八代是祖字,但先辈未严格遵循派对序。此后,因人丁不断增多,四处迁徙,以至居所辽远分隔,无力收族。只好各自修撰。我时衡公后裔独立修谱,从五修至八修。五修谱名为《湘潭本城支黄氏五修族谱》。始祖为时衡公。六修改为《中湘黄氏六修族谱》恢复以惟瑕公为始祖,因此,五修至七修八修,代序存在差别,无非向上延伸两代。如以时衡公为始祖,为第五代,以惟瑕公为始祖,则为第七代。今仍以惟瑕为始祖,惠,春,鑑仍以第七代标示谱中。
  八代老字为祖字辈,实际为绍字辈;九代老字廷字辈。实在名讳中寇以兰字,通常在尾字。一时我族兰蕙芬芳。百花争艳。
  第十代(老十六字为守字辈,实际为金字辈)开始析分,当时称世系。惠,春后裔第十代仍未分支。只有鑑公绍字辈六子,才以“富、贵、荣、华、庆、寿”析分为六个世系。
  第十一代(老派为巡字辈,实际为家字辈)未作改变。
  第十二代(老字为抚字辈,实际为一字辈),惠公房才以金相,金祉分为两个世系。春公房析分为东房,竹房,秋兰房,绍晟房四支。鑑公仍以六个世系并存。
  第十三代(老字为正字辈,实际为学字辈)
  第十四代(老字为世字辈,实际为之字辈),相房析分为各房各世系未作改变。
  第十五代(老字为安字辈,实为思字辈),惠祖相房未作改变。祉房则析分为爱所,德所,诚所三大支。以所之称,并非此三家,只是爱,德,诚三所,最为繁茂和突出。
  春祖之东房,秋兰房,绍晟房世系,维持十四代状况。竹房则析分为德淇支,德滨支,显觉支三支。
  鑑祖之富、贵、华、庆四个世系,维持十四代状况。荣房世系则析分为凤森与凤表两支。寿房从八代始,至第十三代止,传六代,历一百七十余年。谨存三人,学珑,学琥,学榜。三人均无传。至此湮没,谱系齿录终止。这也是析分支派后,第一个湮没之支派。
  第十六代(老字为邦字辈,实际为孔字辈),是老派字辈最后一字。原为“惟高时继。胜弥文祖。廷守巡抚,正世安邦。”老字派应为“邦”字辈。但祖宗们并未严格遵循。从正字开始往后,改为“学之思孔孟”,可见学孔孟,是当时朝流。邦字辈,则变成孔字辈了。
  惠祖世系
  相房沿袭十五代仍为司周公与淑陶两个世系。司周公析分出以成、云孝、周万三个支派。
  祉房爱所德所诚所三大支均有析分。爱所分为颖华,必盛,云斐,山辉四个支派;德所分为林英,有声,瑞廷三个支派;诚所分为实中,长仁,淑东,良臣四个支派。
  春祖世系
  东房,秋兰房,绍晟房维持十五代状况。未有析分。竹房则分为德淇,德源,显觉三个支派。
  鑑祖世系:
除寿房湮没外,富、贵、荣、华、庆五支维持原状。
  第十七代,孟字辈
  惠祖世系:
  相房仍为司周公世系与淑陶公世系并存。但司周公遂析分出圭廷、席儒、天祥三个支派。
  祉房爱所公派仍以颖华,必盛,云斐,山辉四支并存。德所公派仍以林英,有声,瑞廷三支并存。诚所公派仍以实中,长仁,淑东,良臣四支并存。祉房与十六代分支没有变化。
  春公世系:
  东房,绍晟房示有析分。竹房仍以德淇,德滨,德源,显觉四支并存。但秋兰支,从明成化九年(1473年)第?代始,至清康熙乾隆之间(约在1736年)谨有三人,同时奔赴益阳谋生,从此失联。秋兰支历时二百六十余年,垂丝八代。至此在我族谱上终止。
  鑑祖世系:
富贵华房维持原状。荣房则析分为凤森与凤表两个支派。庆房析分为均俸与均佐两个支派。
  第十八代,基字辈
  惠祖世系:
  相房司周与淑陶两个支派未有变化。
  祉房爱所公派上代本分四支,颖华,云斐,山辉三支未作变化。必盛支从明嘉靖三十八年始(1559年),至康熙年间,只有兄弟二人,出外谋生未归。七代垂丝,历约一百七十余年,至此中断。德所支,诚所支维持上代支派,未有改变。
  春祖世系:
  东房,竹房属四支维持原状。但绍晟支,从明景泰四年(1453年)第八代传至第十七代,只有孟榜与孟楹二人,没有子嗣。经十代垂丝,历时三百八十余年。此支湮没。叹!人世苍凉。岁月无情。一脉十代传承,居然丝断无痕。
  鑑祖世系:
  与上一代保持原状,未作改变。
  第十九代肇字辈(乾隆中期为主)
  惠祖世系:
  相房司周公支析分为圭廷,席儒,天祥,周万,以成,云孝六支。淑陶维持原世系,直到八修。
  祉房爱所颖华,云斐,山辉三支并存。德所公支林英支,瑞廷支没有变化。但其有声支一分为七,一叶七花,成为我族人口众多,最为庞大的一个支派。计有,日曙,秉廉,择顺,乾佑,其先,添申,万昭七支。诚所公支仍四支未分。
  春祖世系:
  东房,显觉两支没有变化。竹房德淇公支维持原状,竹房德滨公支析分为禹先支景升裔与禹先支仲舒裔两个裔支。
  鑑祖世系:
  富房,贵房,庆房均俸,均佐两支,荣房凤森支维持原状,凤表支析分为亦瑛和亦珃两个裔支。华房析分为人若与次候两个分支。
  第二十代,润字辈(清嘉庆年间)
  相房以成支,从康熙五十七年始,至光绪十九年十九代肇字辈,只有肇阳肇枝二人在世,均未婚配传承,五代垂丝,历时一百七十五年,至此湮没,其他各支未有变化。
  祉房爱所派,德所派,诚所派均仍未有改变。
  春祖世系:
  显觉支到此终止湮没。其他支派对未作改变。
  鑑祖世系:
  富房此前在清初与中期,有肇润两代十余入四川,锦石原址只留有两个男丁。润伯抚庆房族弟润柏次子笃成承嗣。入川族众,去往何处?七修八修没有记载。多方寻觅,没有任何信息。其他支派没有变化。
  第二十一代 笃字辈(清道光年间)
  惠祖世系:
  相房司周公云孝支笃霖笃献两人未有婚配,至此湮没。司周公支圭廷,席儒,天祥,周万四支并存,直至八修未变。淑陶支仍以世系之名独立存谱。
  祉房爱所山辉支,从明崇祯十二年始(1639年)至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只有一人笃敬,未有婚配传承,八代垂丝,历时二百六十九年,至此湮没。只有颖华与云斐两支存谱。德所林英支润字辈终止湮没。有声支一叶七花争艳,瑞廷支仍以独立支派存谱。诚所公派仍以实中,长仁,淑东,良臣四支稳定在册。
  春祖世系:与上一代无变化。直至八修未作改变。
  第二十二代修字辈(清光绪,宣统,民国年间)
  惠祖世系:
  相房与二十一代支派相同,未作改变。
  祉房爱所支系仍两支并存。德所支系一叶七花中的万昭支败落,六花尚存,直到八修未变。瑞廷独立存谱。诚所支系四支稳步发展。
  春祖世系:东房独立支撑。竹房德滨景升与仲舒两个裔支发展尚好。德淇公支从明万历三十八年始,(1610年),垂丝九代,至解放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期,历三百八十余年,还有五个修字辈者,全无子嗣记载,一人往江西,失联。;八修时,当时有修德者,只有八岁。但八修后,有无婚配子嗣,没有信息。值得关注查勘。如无信息,此支可以说,到此匿迹。
  鑑祖世系:
  富房大多肇润两代人入川。至笃字辈,金圹老家只有一个抚子笃成,八修谱中记载,没有配婚。富房从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至民国期间,经十四代传承,历五百余年,至此在谱牒中终结。其他各支与二十一代无变化,直到八修。
  第二十三至二十六代 纲常敦崇字辈。
  民国十九年(1930)当时是以修字辈为族中主体。但也有纲字辈,常字辈,敦字辈,还有两个崇字辈出生。
  纲字辈:八修谱载:
  惠祖世系:
  相房;圭廷支有三十五人,席儒支有十一人,天祥支有十二人,淑陶世系有三人,周万支尚无纲字辈出生。
  祉房:爱所支派对颖华支有三十五人,云斐支有三十一人;有声支秉廉裔有五十一人。择顺裔有三十八人,乾佑裔有一人,其先裔有六人,添申裔有十二人,瑞廷支有二人;诚所支派实中支有四人,长仁支四十八人,淑东支有五十九人,良臣支一人。
  乾佑裔只有纲树一人,经查,纲树居润圹村,从事裁缝职业,十年前过世,未留后代。从十七代孟祜,字乾佑分支裔,经七代传承,历三百四十余年,此支湮没。
  春祖世系:
  东房有五人,竹房滨公景升裔有二十一人,仲舒裔有二十人。
  鑑祖世系:
  贵房有八人,荣房凤森支有十六人。凤表支亦瑛裔有四十九人,亦琰裔有十一人。华房尚无纲字辈出生。庆房均俸支有三人,均佐支有八人。惠春鑑三祖纲字辈后裔共有四百四十六人入谱。
  常字辈:全族有一百七十三人。
  敦字辈:全族有十二人,
  崇字辈:二人。(秉廉支)
  纵观族史,从元代中期始至今天,世纪更替,甲子轮回,春霜秋露。七百年间,由始祖惟瑕祖妣二人始,到今天,上万丁口。谨我衡公一支,就有四千余丁口。但发展是不平衡的。九修收族二十六支,失联一支(亦琰裔),七百年来,湮没消失十六支。收族中的二十六支,人多的达六百余人(秉廉支)人少的只有区区数人(实中支)。究其原因,生产力不发达,生存条件恶劣,自然灾害频发,应是主因。有的支,一代人发达到七十余人,不谓不兴旺也。但在这七十多人中,有近四十人没有婚配,近二十人出外谋生未归,到了下一代,只留下几个人。衰落之快,令人唏嘘。从“家产录”中不难发现,凡是生产资料占有较少的支裔,发展比较缓慢。反之,则发展迅速。不难看出,贫穷是把杀人刀,旧社会,做长工的,是很难找到老婆的。个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生存不是问题了,大多数族人实现了小康。族裔大起大落的状况不会发生了,但提高族人素质,是族中大事。冀族人发扬黄氏光荣传统,为家族兴旺,为国家富强多作贡献。